南京社科网
首页 > 社科普及 > 科普知识

文都百家言|莫砺锋:诗语金陵

发布时间: 2020-12-25 15:05:00   来源:    字体大小:【】【】【】   浏览量: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   



唐诗犹如一座气象万千的深山,

我通读过存世的全部唐诗,

对唐诗这座大山的进山路径和景点方位比较熟悉。

我想做那个站在山口

向游客指点进山路径和解说沿途风景的导游。


——莫砺锋


    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,中国人从古到今都非常喜欢诗歌。有一次,记者采访诗人艾青,问他什么是诗,他说,诗歌就是文学中的文学。而莫砺锋认为,诗词就是诗歌中的诗歌。中国的古典诗词,最能体现我们中国人的审美情趣,中国人的价值判断,以及我们汉语汉字的语言特点。


    让更多人通过阅读古典诗词,领会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精神,这是莫砺锋期望达到的目的。他相信,灿烂的中国古代文学艺术,在过去为我们的民族注入了生生不息的力量,现在以及将来,会一如既往。今天让我们一起来听“唐诗宋词的导游”莫砺锋先生讲唐诗入门课。



鸣谢南京艺术学院闳约大讲堂 




莫砺锋

    19494月出生,江苏无锡人。1979年考取南京大学中文系研究生,师从程千帆教授专攻中国古代文学,1982年获文学硕士学位,1984年获文学博士学位,是中国内地第一位文学博士。现为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、南京大学诗学研究中心主任。同时兼任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常务理事、中国宋代文学学会会长、中国杜甫研究会副会长等职务。主要研究方向为唐宋诗学、中国文学史、宋代理学与文学,代表著作有《江西诗派研究》《朱熹文学研究》《杜甫评传》《唐宋诗歌论集》等,主编教材《中国文学史·宋代卷》。




LESSON Ⅰ

什么是诗歌的“平仄格律”?



一三五不论  二四六分明”


    在《红楼梦》第四十八回中,香菱向林黛玉学习作诗时曾提到一句话“一三五不论,二四六分明”,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?“一三五不论,二四六分明”是古人创作七言近体诗时的常用口诀,它是对一句之中各字平仄调配的变通规定。


    古人认识到,写诗的时候应该要特别注意到汉字的不同声调。一首诗中,不同声调的字应该让它们有规律的出现,不是杂乱无章的出现。两个平声后面一定跟两个仄声,两个仄声后面一定跟两个平声,形成一种抑扬顿挫、琅琅上口的朗读效果,有一种声乐的美感效果。


·王时敏 杜甫诗意图 秋山枫菊

在唐代的李白与杜甫两位诗人中,莫砺锋更推崇“诗圣”杜甫



平仄格律”与南京有着怎样的关系?


    南京诗人在“平仄格律”理论提出的方面有特别大的贡献。诗歌要注意平仄,是南朝诗人首先关注的,而南京正是六朝的首都,是全国政治文化经济的中心,最著名的诗人也都集中在南京。正是在南朝的南京,沈约等诗人最开始研究这个问题,所以南京现在被称为“世界文学之都”也是有道理的。


    齐、梁之际,汉语音韵学已经有了相当的发展。沈约将同时代的人周颙发现的平、上、去、入四声用于诗的格律,归纳出比较完整的诗歌声律论,要求在诗歌中使用高低、轻重不同的字音互相间隔运用,使音节错综和谐,即后世所说的调和平仄。同时,他还提出了“八病说”,即平头、上尾、蜂腰、鹤膝、大韵、小韵、旁纽,正纽等八种声律上的毛病。这种讲究四声、避免八病、强调声韵格律创作出来的诗被称为“新体诗”,相对于不受格律限制,原始而自然的“古体诗”而言。因为这种“新体诗”最初形成于南朝齐永明间,故又称“永明体”。沈约及“竟陵八友”其他人都是“永明体”诗歌的创作者。




LESSON Ⅱ

写诗不讲究“平仄格律”会怎么样?



苏东坡曾写过一首七言非韵诗《西山戏题武昌王居士》,读起来十分拗口,他怎么会这样写呢?





西山戏题武昌王居士

·苏轼


jiānggāngāojūjiānguānjiōng

江干高居坚关扃,

jiāngēnggōngjiàjiǎoguàjīng

犍耕躬稼角挂经。

gāogānxìgěgūjiāogé

篙竿系舸菰交隔。

jiāgǔguòjunjīgǒujīng

笳鼓过军鸡狗惊。

jiějīngùjǐnggèjījù

解襟顾景各箕踞,

jījiàngēnggējǐjǔgōng

击剑赓歌几举觥。

jīngjīgòngkuàikuìjiǎoguō

荆笄供脍愧搅聒,

qiánguōgèngjiágānguāgēng

干锅更戛甘瓜羹。



    苏东坡被贬黄州时,结交了一个朋友王居士。这个朋友说话结巴,苏东坡跟他开玩笑,写了一首诗给他读,读起来就更加结巴了。


《唐诗三百首》 清刻本



    有时候,后人还可以根据“平仄格律”来勘正诗词传抄中的错误。莫砺锋提及自己在哈佛大学旁听一节唐诗课时,哈佛教授使用的教材是一本刊印错误的《唐诗三百首》,书中将唐代诗人韦庄《台城》中的“江雨霏霏江草齐,六朝如梦鸟空啼。”错印成“江雨霏霏江草齐,六朝如梦乌空啼。”


    莫砺锋教授告诉对方,晚唐的诗人写诗尤其注重格律,而“鸟”是仄声,“乌”是平声,根据诗词的格律,此处应该用“鸟”而不是“乌”。



LESSON Ⅲ

繁简各得其所的三首《长干行》



    很多唐诗都曾提到过城市,其中南京被提到的次数仅次于长安。南京的台城、朱雀桥、石头城、乌衣巷,都出现在唐诗中,值得特别关注的是长干里。长干里是南京城南一条很小的街道,这一条普普通通的街道,在唐诗三百首里有三首诗都是写长干里,这太了不起了。李白的《长干行》已经脍炙人口,莫砺锋教授详细解析了崔颢两首《长干行》


崔颢《长干行》两首


君家何处住,妾住在横塘。
停船暂借问,或恐是同乡。

家临九江水,来去九江侧。

同是长干人,自小不相识。



    两首诗全由对话构成,前者出于女子之口,后者则显然是一位男子。非常有趣的是,诗中对两个人物不着一字,却使读者不但如闻其声,而且如见其人。


    “君家何处住”一句,可见两人是素昧平生,萍水相逢。在古代社会,男女之间一般是“非礼勿言”的。这位年轻女子却主动与陌生男子搭话自报家门说“妾住在横塘”,这未免有点唐突。所以三、四句自我解释,说只怕彼此是同乡,故停下船来相问一声。这一切多么合情合理,千载之下的读者都会发出会心微笑,因为女子的满腔情思已表露无遗。要说诗歌有“不着一字,尽得风流”的境界,此诗便是最好的典范。


莫砺锋教授在南京艺术学院“闳约大讲堂”开讲



    第二首也写得绘声绘色,“横塘”是地名,位于长干里附近。“九江”泛指长江下游的众多支流,这里当即指秦淮河而言。从稍大的地域概念来看,家住横塘的女子与家在秦淮河边的男子都可算是长干人。只是他们不像李白诗中那对青梅竹马的小儿女,虽是同乡而迄未相识(很可能双方都是浮家泛宅、以船为家的人,常年在外漂流,所以没有相识的机会)


    如果说女子的话体现出勇敢、爽朗的个性,那么男子的回答则表现出他老实、诚恳的人品。男子的回答虽然诚实简单,却并不是冷淡的礼节性话语。细味“同是长干人,生小不相识”两句,难道没有“相逢恨晚”的情意在内?不过没有明言而已。


    两首崔诗一共只有八句,但是言约意丰,一个优美的爱情故事已经展开在读者面前。相信所有的读者都会展开丰富的联想,把它补充为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,从而获得参与创造的阅读快感。


·王时敏 杜甫诗意图 秋山红叶





本期嘉宾荐书/《莫砺锋讲唐诗课》

莫砺锋 



推荐理由:离开唐诗,唐朝平淡无奇。因为唐诗,唐朝无与伦比。四十堂唐诗课,莫砺锋教授带领我们穿越回千古名诗的诞生现场,追寻诗人们的传奇人生,体悟唐诗的生命力与感发力,感受蕴藏于最美汉语中的不老诗心。


南京社科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