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社科网
首页 > 社科普及 > 科普知识

文都百家言-屠国啸 :影像中的生命律动

发布时间: 2021-03-22 16:15:00   来源:    字体大小:【】【】【】   浏览量: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   

2015年,一张南京美龄宫的航拍照片在网络上引起轰动。照片中,秋日里的美龄宫在环山路的变色梧桐树包围下,构筑成了项链心形吊坠,而美龄宫身处吊坠中间,犹如一颗绿宝石。这张照片就出自南京市摄影家协会主席屠国啸之手。

自上个世纪80年代期起,屠国啸开始在中山陵从事摄影服务的工作。端起相机,这一拍就是四十多年。这些被定格的瞬间,鲜明地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精神面貌、生活方式以及城市风景的变化,是时代的记录,也是一份珍贵的历史档案。阅读屠国啸的摄影作品,是我们触摸生命脉动、体味历史变迁最直观的方式。

片中照片资料由摄影家屠国啸先生提供

屠国啸/Tu Guoxiao

1964年出生

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

中国人像摄影学会常务理事

江苏省摄影家协会理事

南京市摄影家协会主席

因为父亲在中山陵工作,屠国啸自幼就对钟山风景名胜区极为熟悉。父亲退休后,屠国啸接过父亲的衣钵在中山陵从事摄影服务的工作。在屠国啸的回忆中,尽管那时中山陵的游客数量不可与现在相比,但几乎每一位游客都会在标志性的景点前拍摄一张“到此一游”。

照片也最直观地表现了从80年代到现在人们生活水平与精神风貌的变化。“我们去看游客的那种变化特别大。一个是游客的这种旅游的这种感觉它不一样了,从服装上面也是完全不一样的。”屠国啸说,“80年代经济上面比较落后,游客如果有个手表的话,那给他拍照的时候,他一定会把手表露出来,到后来就无所谓了。从服装上面,比如说从过去的那种花布衣服、蓝卡其布的衣服,然后发展到喇叭裤、长头发、戴蛤蟆镜,拎着录音机的。”

中山陵游客照 1984年 

在摄影服务的同时,作为一种创作,屠国啸的镜头也对准了整个钟山风景区。中山陵的音乐台、明孝陵、灵谷寺……经由屠国啸的作品,中山陵的风景为更多人所知。在记录社会历史发展的同时,他的拍摄历史本身也是一段摄影技术的发展史。

最开始拍摄中山陵高空风景的时候,因为租不起飞机,只能租吊车,“吊车吊一个篮子把你挂在里面,拎到30米左右高的位置去拍。”吊车开不进去的地方,屠国啸也试过爬树等各种方法。很多人熟知的音乐台照片就是他在树上完成的。

上个世纪90年代的中山陵音乐台 

上个世纪90年代的紫金山索道 

2000年前紫金山顶有个白云亭 

2015年火遍全网的南京美龄宫照片则是借助了无人机。屠国啸一直就想拍摄美龄宫的高空全貌,只是之前的摄影设备都没办法达到200米以上的高空。无人机出现之后,屠国啸立刻入手了一台。

美龄宫秋景

当时我就想秋天的时候(拍摄)一定非常好,因为秋天的梧桐树,它的黄和其他的颜色不一样,而且梧桐树是比较密的。那年的秋天一直在下雨,一直等到不能再等了,再等可能叶子就要落了,那天正好出一点阳光,我就拍了这么一组照片。后来我放在朋友圈里,当天晚上整个就传开了。”屠国啸说。

为什么屠国啸镜头中的中山陵能够呈现出别具一格的魅力?这大概源于他对中山陵深厚的情感,“从小我就生活在这里,后来我工作在这里一辈子。所以对整个紫金山应该说充满了感情,一定要带着感情来拍整个紫金山。”屠国啸说,“整个紫金山31平方公里,里面有很多景点、故事,怎么样用图片将它的故事呈现。这是我们要思考的和构思的。”

元宵节过后,很多人都喜欢去紫金山欣赏梅花,很少有人知道的是,举办梅花节,最初也是由屠国啸提议的。

1995年的时候逐步有游客过来赏梅,当时只是一座梅花山。那时我开始做一些经营活动,所以到了1996年就干脆办了一届梅花节,后来一届一届办下来了。”

作为一位摄影师,屠国啸当然不会放过梅花这一个题材。他的作品《梅花欢喜漫天雪》就曾随“神州十号飞船”遨游太空。如何拍好梅花呢?屠国啸给了摄影爱好者们一些TIPS

《梅花欢喜漫天雪》

拍梅花,还是长焦大光圈,这样能够把背景处理好,体现出梅花的主体。当然跟天气也有关系,下雪天拍,当然是最好。没有雪,我认为阴天或者下雨天(也很好)。下雨天的时候,花非常润,不用你去喷水,空气也很透。梅花的树干,潮湿了之后比较黑,就像水墨画中一样。能够把背景压下去,花体现出来。”

看起来很渺小的梅花,在摄影师的镜头下展现了别样的风姿,不仅仅是梅花,在屠国啸看来,很多“小品”都应该成为创作的题材。屠国啸说,很多摄影师喜欢跑到外地去拍摄,却忽视了身边的风景,“树种的更新、秋天的枫叶、夏天的树荫,梧桐树树干的弧形,这些都可以成为创作的题材。”

紫金山四季景色

在摄影生涯中,屠国啸曾接触过很多业内大咖,并在与他们的交往中收获颇丰。

90年代中期,通过摄影活动,屠国啸与号称“香港四老”的陈复礼、简庆福、黄贵权、连登良结下了友谊。“跟简老可以说是‘忘年交’,从90年代后期开始,他几乎每一年都会到南京来,都会到梅花山来拍梅花。”在与前辈在一起拍摄的过程中,他们的勤奋、执着给屠国啸留下深刻的印象,“拍一幅作品,一次一次地拍,一直拍到满意为止。”

香港四老” 从左至右:陈复礼、简庆福、黄贵权、连登良

南京梅花山  2004

简庆福先生每次拍出来比较好的照片,都会后期制作,打印成专业级收藏型的照片,签名送给屠国啸。作为晚辈的回礼,屠国啸也曾送过简老的肖像,“在那个年代,经常跟简老一起出去搞创作。在创作的过程中,我会注意给他拍一些创作情景的照片。”屠国啸回忆到,简老特别满意的是一张他称为“红耳朵”的照片。“简老的耳朵特别大,像弥勒佛的耳朵。正好那次给他拍的是个逆光,两个耳朵很红,他很喜欢。”

简庆福先生 2000

也正是在与摄影前辈的交往中,受他们作品的启发,对于摄影工作认知,屠国啸有了更深刻的认知。在屠国啸看来,摄影的本体是记录,记录城市的变迁,记录社会的历史和人文的变化,他表示,日后将会把更多的精力投入纪实摄影,“记录我们这个城市的变化、我们祖国的发展,为后人留下一些记忆。在走不动的时候,我可以把这些所有的素材拿出来,做一些艺术创作。在电脑上面去绘画,去完成我们所追求的一生的摄影事业。”

《永恒》

母亲系列 云南元阳 2009年 

所有照片资料由摄影家屠国啸先生提供

屠国啸先生受聘为《文都百家言》公益导师

屠国啸先生为《文都百家言》题字

往期回顾

文都百家言|胡阿祥:金陵怀古

文都百家言|对话郦波:金陵气质

文都百家言|卢海鸣:南京文化

文都百家言|薛冰:南京记忆

文都百家言|对话冯亦同:诗话南京

文都百家言|莫砺锋:诗语金陵文都百家言|俞律:吟诵金陵

文都百家言|丁捷:文学中的生命思索


- END -

金陵百家 期待您的关注

百家访谈”带您领略文化名家风采

成贤课堂”带您走进现代人文生活

我的推荐”传递您的期待和分享

传承文化基因,增强文化自信

让生活充满人文关怀!

南京社科网